CEC资源站,成都工业学院学生网

 找回密码
 真名注册
使用网站机器人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logininbaidu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查看: 3232|回复: 1

[事实政点] 郭松民:“钓鱼岛事件”与美国的亚太新战略

[复制链接]
宋锡强 发表于 2012-9-11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月15日,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67周年纪念日。这一天,香港保钓人士乘坐“启丰二号”成功突破日本舰艇的层层阻挠,在万众瞩目中登上了钓鱼岛,早已严阵以待的日本海上保安厅人员随即将登岛和留在船上的14名中国人全部控制,从而把一段时间以来中日围绕钓鱼岛的争端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中国有句老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民间人士敢于冒险犯难,以实际行动捍卫国家主权,这无论如何都是值得肯定的。但随着信息的进一步披露,人们也很快发现这一事件中也确实存在一些令人费解的现象:比如这些保钓人士主要是香港泛民主派,与美国的民主基金会有很深的关系,一向反对在香港进行国民教育,反对就涉及国家安全的基本法第23条立法,其中的要角古思尧不久前还在香港公开焚烧五星红旗,并肩扛“港独”旗帜招摇过市,他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狂热的爱国者?
    再比如,在登岛人士所携带的旗帜中,除了五星红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外,居然还有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双旗并列”的画面借助亿万公众对登岛事件的关注和媒体聚焦,迅速在网上疯传,这不是公然主张“两个中国”吗?要知道,“中华民国”的各类标志性符号,虽然在台湾岛内对阻止法理台独还有一定积极意义,但在其他场合,由于国家主权的排他性,是绝对不能和五星红旗同时出现的,更谈不上并列了,否则就是分裂国家。如果说,登岛保钓的是一些普通市民,不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出于朴素的爱国热情和两岸团结的良好愿望,忙中出错也就罢了,但古思尧这些人都是政治老油条,在两岸三地的政治江      湖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说他们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不明白“双旗并列”的政治含义,你信吗?

    更令人不解的是,此次登岛并非秘密行动,靠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举成功,而是一开始就大鸣大放,全程直播,时间路线一目了然,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日本方面早就做好了充分准备,其海上保安厅的舰船无论吨位、数量以及拦阻登岛的经验,都足以阻止保钓人士登岛,而香港保钓船居然能够突破日本的“双舰夹击”,抢滩登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因此有分析人士指出,登岛成功当是日方蓄意放水的结果,目的是为了在国内制造危机感,刺激民族主义情绪,为走向军事大国减少阻力。如若不然,日方总指挥恐怕还得来一个切腹自杀以谢国人的闹剧才说得过去。
    在我看来,所有这一切诡异现象的背后,其实都有山姆大叔的身影。
    放眼全球,由于欧洲深陷债务危机不能自拔,中东被美国双管齐下经营10余年之后已趋于支离破碎,唯一能够对美国的全球霸权形成挑战的就是中国。尽管中国目前还存在不少国内问题,中国的精英阶层也缺乏挑战美国霸权的意图和意志,但近年来,中国经济总量快速膨胀,每隔几年就超越一个西方大国,并成为美国的最大债主,中国的国防力量也在稳步地实现现代化,中国强大的国有企业的存在,更使得中国在使用自己的国家实力方面,具有“标准市场经济国家”所不具备的优势——所有这一切,都使得中国已经隐然具备了挑战美国的实力,美国重返亚太,绝不是无的放矢,而正是对这一力量变化的本能反应。


    也许有人会说,目前中美经贸关系密不可分,已成“中美国”,美国为什么还要把中国当成假想敌呢?持这种观点的人,其实并不了解刻薄寡恩,老谋深算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思维方式。基辛格曾经用十分直截了当的语言概括了美国国家利益的内涵:第一是美国安全利益,第二是美国的经济利益,第三是美国的意识形态利益。从美国的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美国追求的不是相对安全,而是绝对安全。作为一个全球霸权国家,美国不能容许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具备挑战美国的实力,否则就会被美国视为威胁,至少是潜在的威胁。
    回顾美国自19世纪60年代结束内战,开始作为一个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加入到角逐世界霸权的游戏以后,美日关系的历史,大致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9世纪后半叶到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日结成了事实上的同盟关系,美国对日本采取了“养寇自重”的态度,一方面,利用日本作为侵略中国的马前卒,便于自己推行“利益均沾”的政策,另一方面,利用日本作为打击英法等老牌殖民帝国“鬣狗”,借机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当然,毫无疑问的是,与此同时,日本也在利用的美国的纵容和支持,来实现自己的扩张迷梦,美日之间,可以说构成了一种狼狈为奸的关系。
    1854年,日本开国仅三个多月,就开始着手吞并琉球,强迫当时和清朝有宗藩关系的琉球王国缔结不平等条约,此举得到美国的偏袒和纵容。1874年,日本侵入台湾,得到美国军舰“蒙那肯”号的声援。后来日本因准备不足被迫撤军,但从清朝讹诈了50万两白银“赔款”,


    “蒙那肯”号舰长李仙得次年获得了日本的“旭日大绶章”,成为第一位获得这一“荣誉”的外国人。在1894年至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期间,美国不仅拒绝英国的提出的美国与欧洲列强联合干涉的建议,使得日本可以放手大打,甚至还利用驻华使馆的外交特权,窝藏包庇日本间谍,并向日本提供军事情报。其后,无论是在1904年至1905年的日俄战争,还是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占中国东北,甚至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国开始全面抗战,美国对日本的扩张政策,一直采取了支持和纵容的态度。1937年12月12日,日本飞机不顾国际惯例,悍然击沉停泊在长江的美国炮舰“帕奈”号(该舰甲板上涂有巨大醒目的美国国旗标志),但即便发生如此严重的事件,美国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输往日本的战争物资,如钢铁、石油、飞机及其零件、车床、铜、铅等仍不减反增,从1937年到1938年美国对日本输出总额每年均保持在2亿多美元,1940年和1941年,美国对日出口的物资74%是被称为“战争血液”的石油。与此同时,美国对华出口的物资却远低于对日出口,通常只及对日出口的1/3左右——这意味着,不管美国在嘴上讲的如何动听,其事实上是通过强化日本的侵略能力,弱化中国的抵抗能力,来达到纵容日本的侵略的目的。


    美日关系的第二阶段,是美国联合中苏英,联合镇压日本的阶段。由于日本的南下政策最终和美国的利益迎面相撞,同时英法等老牌殖民帝国在亚太的势力已基本被日本清理干净。美国转而和中、苏、英等国一起对日作战,最终使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的扩张成果全部灰飞烟灭,美国也顺势填补英法势力被驱逐后的空白,成了亚太地区的头号霸主。这一历史阶段的时间,大致从1941年太平战争爆发至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亚地区发生的一个最出乎美国意料的事件是中国革命的迅速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这使得美国利用中国的衰弱和蒋政权的无能,通过《中美商约》从中国的获得特权和战略利益被一扫而光。由于日本已被打垮,美国不得不站到了遏制中国的第一线,从朝鲜战争到越南战争,中美在亚太地区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年的较量,其结果是中国崛起为核大国,成中美苏大三角中的一角,而美国则从二战后巅峰迅速跌落,几乎被苏联赶出印度洋。这第三阶段的美日关系,基本上是美国在一线,而日本蜷缩在美国卵翼下,为美国的战争政策买单付账。
    面对苏联咄咄逼人的全球扩张趋势以及美国自身的衰落,尼克松上台后调整对华政策,不再与中国为敌,而与中国结成事实上的盟友,共同对付苏联。这是中美日关系的第三阶段,基本相安无事。
    在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霸,中国也调整了国内外政策,在国际上韬光隐晦,国内则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如何调整中美日关系,美国也经历一段时间的犹豫和探索,这一期间由于“911事件”的发生,美国把主要的注意力转向中东和伊斯兰世界,东亚则基本维持原有格局。直到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衰退的趋势日趋明显,与此同时,日本也经历了“失去的10年”(实际上是20年),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宝座拱手让给中国,美国才逐渐明晰了自己的亚太新战略。奥巴马上台后,美国高调宣布重返亚太,日本也日益显得急躁和亢奋,几乎和东北亚所有邻国,中、俄、朝、韩等都不断发生各种各样的纠纷。美日重返第一阶段关系——即美国对日本取“养寇自重”政策,利用日本削弱中国,日本利用美国的纵容和支持扩张势力范围——的迹象越来明显。
    如果这个判断不错的话,那么围绕着本次钓鱼岛登岛事件一切诡异,也全都不再诡异:美国需要中日矛盾,而钓鱼岛制造中日矛盾最合适的节点,因为这是极具心机的山姆大叔在几十年前就预先打下的楔子!
    一个绝非偶然的消息是,8月17日,就在中国香港的保钓人士启程返国的同时,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陆上自卫队将自21日起,与美军在关岛以及北马里亚纳群岛之中的第二大岛屿提尼安岛,首度实施防卫岛屿演习。有日本防卫省官员透露,此次演练是假想钓鱼岛“受到中国军队侵攻”时,日方将如何夺岛的情况。
    美国为日本撑腰壮胆,唆使日本再次充当打手的意图,难道不是昭然若揭吗?


    行文至此,笔者想要强调的是,在指出此次保钓行动存在着复杂背景,很可能美日联手操控香港泛民主派“做局”,以达到其外交、军事和政治目的的同时,笔者绝不主张因此在钓鱼岛问题上“和为贵”,向美日示弱,恰恰相反,笔者认为,保钓运动应该由此进入一个新阶段——从民间保钓为主,政府保钓为辅,转为政府保钓为主,民间保钓为辅——中国政府应该及时采取果断的、强有力的和决定性行动,打消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任何幻想!而决不能像马立诚、时殷弘之流所主张的以绥靖妥协为主要内容的所谓“对日新思维”。中国近年来在东海划界、春晓油气田问题上单方面对日示好,但却使日本得寸进尺的教训,已经宣告了“对日新思维”的破产。
    纵观历史,日本只有在遭受强有力打击后,才会变得温顺,放弃扩张念头。比如在唐高宗时期,朝鲜半岛处于高句丽、百济、新罗相互争斗的“三国”时期,日本以支持百济为由介入半岛内部纷争,唐高宗决定强力反击,公元663年,在白江口之战中,唐朝海军给予了日本海军以毁灭性打击,此后多1000年的时间里,日本就一直不敢觊觎中国大陆及朝鲜半岛。明朝万历年间,日本一代枭雄丰臣秀吉统一本岛后,乘胜入侵朝鲜,万历皇帝朱翊钧,这位几十年不上朝,绝对称不上出色的皇帝,却毅然决定出兵援朝,经历7年之久的反复较量,日本侵略军终被明朝和李氏朝鲜联军驱逐,丰臣秀吉郁郁而终,此次胜利也震慑了日本近300年。1874年,日本尝试入侵的台湾,清军在有把握武力驱逐日军的情况,为息事宁人,赔偿日本50万两白银,这让觑破了清朝的虚弱和胆怯,也大大刺激了日本的侵略野心,仅过了20年就挑起了甲午战争,清朝在这一战争中的失败,不仅导致了台湾的割让,同时巨额的战争赔款也使中国丧失了独立财政,彻底滑向了半殖民地的深渊,并成为清亡的直接诱因。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采取“绝对不抵抗”的政策,将东三省拱手相让,结果6年之后日本就发起了全面侵华战争,企图一举将中国变为其殖民地。
    相比较而言,那些比较有“帝国”经验的国家,就知道日本听得懂什么语言。比如1897年,美国吞并夏威夷,日本认为此举威胁其安全,派出军舰,试图武力干预,美国海军则脱下炮衣,表示不惜一战,日本梭巡再三,只好主动撤回对美国的抗议,从此断了对夏威夷的念想。1939年,日本为了试探入侵苏联的可能性,在诺门罕挑起事端,深知日本性格的斯大林派出一代名将朱可夫担任指挥,调集了大量坦克、装甲车和飞机,给了日本第23、第7师团以歼灭性打击,此次教训之深刻,使得日本即便在后来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时,也不敢对苏联的远东地区发起进攻。
    在钓鱼岛问题上,中国只有遵照毛主席制定的“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开展积极的、坚决的、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才能使日本继续走和平路线,放弃在美国的纵容支持重走侵略扩张老路的幻想,而没有了日本充当打手,美国鉴于和中国直接较量的惨痛教训,在重返亚太时会慎之又慎的。
    笔者在这里,也愿意向美国朋友指出,美国应该汲取珍珠港事件前对日本养虎自噬的教训,不要冲走二次大战前对日本“养寇自重”的老路,而是应该和中国一起维护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果实,联手中俄,防止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在东亚地区,要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不要阻挠中国的统一大业,不要搞“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不要搞这种低级趣味的小动作,如此才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和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

评分

参与人数 1除虫 +1 收起 理由
zxy280 + 1 很给力!钓鱼岛是中国的!

查看全部评分

zxy280 发表于 2012-9-13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华人事企业,店铺更应该像有些门店操作:本店停止销售日货。
只要跟中华龙粘点关系的人和动物都应该对日本说:NO!
已经买了日货的想办法提出退货退款。
禁止和他们交易,让他们都去钓鱼养活自己。
网站导航|联系我们|网站团队|小黑屋|手机版|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09-2016 成都工业学院学生家园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许可证: 蜀ICP备10029422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602000126号   技术支持:成长服务网|动力提供:成长服务空间站| 联系我们|

GMT+8, 2020-10-1 20:22 , Processed in 15.234375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